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名人 > 名人传记 >

梵高传记

来源:网络 发布者:zjc1978 时间:2009-09-29 11:18
传记的起源在著作史上可谓久远。但是,在传记的出版史上,并不是人人都被好事者记述其个人历史,而有传于后人的可能。由此,传记的意义在个人的思想以及精神史上,对于群体的精神净化是不言而喻的。传记主体并不在于从历史背景中认识个人的经历,而是在文字背后的撰述中找到转化个人的精神。
梵高传记的出版并非是在重现个人生活中的形象,而是一则精神史上留下的成人童话。梵高生前默默无闻,是个黯然失色的天才,已然在艺术史中成为史实个案,正如他个人精神痛苦不被周围的人所解惑一样。所以,历史中的梵高则是传记下的梵高,寻找梵高的精神气质便成了传记的使命。
一八九零年七月二十七日,“梵高和往日一样背起画夹走向广阔的麦田,他仰视喷射出火焰的太阳,举起手枪放在胸口上,然后扣动扳机……”死亡之神权并未接受梵高枪声的洗礼,梵高没有因此死去,而是挣扎且艰难地迈着蹒跚的步子从麦田回到自己的房间。他卧在床上,嘴里依旧含着烟斗,泪流满面而不言语。二十九日凌晨终于死在弟弟提奥的怀里。
背弃国家的流亡,投入战争的正义,以决斗维护个人的尊严,和追求艺术而渺小于绝望的自溢,皆是文人与艺术家们因气质决定而徒步的必经之路。梵高在生活的希望中选择了后者。自溢的行为不是死亡的艺术,但在纯粹的艺术发展中,从来都不缺少自溢的形象。它极有可能是个人在对艺术追求的道路中,由于生活与精神的双重困苦而结下艺术的死亡。
天才的命运似乎在历史上形成一种规律,它们总是以悲惨的命运结束。在欧洲十九世纪时期,西方社会道德的强制带来压抑,使得几个天才都是因为精神不堪外界重创而转换一种孤僻的精神境界。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说是文学史上的顶峰,被誉为冷酷的天才;尼采狂傲地铺张超人哲学,而晚年绝望地陷入精神分裂;戏剧表现主义的先驱斯特林堡同样因为家庭与生活窘迫而达到精神崩溃的边缘。在这十九世纪欧洲的天才谱系中,年轻而最后溶入这一行列的是梵高,梵高借助艺术鲜艳的色彩表达自己内心渴望的日头。
从哪里可以找到文森特•梵高?
在比利时一所盎凡尔斯美术学院的课堂上,学生里面有一个相貌丑陋之人,正专注而近乎疯狂的在画布上涂抹颜料,课上的教授为此大吃一惊,问道:“你是谁?”那人不满的大声叫道:“荷兰人文森特•梵高!”
这是梵高唯一一次在艺术学院受到的教育,他拒绝学院的绘画原则与理论,和他独特的精神气质与学院的关系不合,最后走出学院。由于,先前常年在做古匹尔画廊分店的店员,使得梵高对绘画与艺术有着独特的感受。梵高不肯仅仅做一个老实的画廊店员,他时常指责那些画廊主顾们的艺术品味,而受到老板的不满。梵高因而在画廊工作几次更换地方。在无处更换工作地点之后,梵高最终被古匹尔画廊公司解雇。
因为画廊公司的解雇,梵高由此第一次有了自己的抉择。他愿意以一个牧师的身份为穷人布道。梵高报考神学院,结果名落孙山。但梵高并未因此而退却,他由福音学校而走入矿区。梵高在矿区找到一种真正的生活,他眼前见到那些为生活而付出生命的穷人,内心受到极大的震撼。梵高在此找到自我,帮助矿区工人。但梵高并不忠实牧师的布道,当尼采在哲学领域里宣告“上帝死了!”的时候,梵高在艺术领域中感悟道:“上帝是最伟大的艺术家。”他的艺术之旅由此展开。他大量的阅读狄更斯,巴尔扎克,莎士比亚的小说,临摹米勒的作品。
艺术与布道的融合,是将艺术的美学观念充分的溶入到个人的精神实体中,并成为个人的精神主体。于此,精神就是艺术的载体。这不仅是艺术观念的转变,而是个人完全的对艺术的献祭。梵高就是这种为艺术献身的教徒,他决心为艺术而布道。他的生活是一种世俗之外的艺术的生活,这亦是梵高在生前不被世人所理解和认同其艺术作品的主要因素。梵高为此辩护道:“我并非生活于虚幻,而是生活于实在的现实里。”世俗与社会体制拒绝艺术对于当下的侵犯,而梵高把上帝看成真正的艺术家,并以布道的形式投入艺术领域。
矿区的生活是梵高生前的两个转折点之一。梵高在古匹尔画廊时期,那时,梵高虽然有着对艺术的敏感与禀赋,但他真正的艺术的灵感还处于沉睡时期。那时,梵高仅仅是以生活面对艺术,而不是后来的以艺术来面对生活的精神状态。矿区的生活使得梵高对于社会的体制有了全面的认识。他善于思考,但他的精神气质,使梵高不能象尼采那样去颠覆当时社会道德与体制,与重估一切价值。他曾经给他的弟弟提奥信里写道:“我亦曾经想做一个思想家,但却越发深刻的体会到,我不适合做那样的人。”梵高依然以布道的心态而忠诚于艺术,“我承认只要能够绘画,我就会去思考。”这种独立于世俗的态度,使得梵高在社会中处于一种孤立的状态,他不能舍弃布道的艺术,只能让自己贫穷,饥饿,和精神长时期处于忧郁状态。梵高利用艺术来与世俗决裂,他画有大量的矿区工人与农民劳动生息的素描,还收养过一个怀孕的妓女。梵高表达了被社会与权力所遗忘的部分。
梵高自己亦是被遗忘人群中的一个。但是,更为痛苦的是,梵高在这遗忘群体中同样被人遗忘,没有什么人肯做他的模特。为此,梵高不断地画自己的形象,那些不同的梵高画像有着相同的忧郁。虽然,他在艺术领域里进步很快,他阅读德拉克罗瓦的色彩理论,吸收日本版画的绘画技法,还阅读左拉的小说。
但是梵高生活的圈子在渐渐缩小,最后,终于走进精神病院。在此之前,梵高仅剩下了他的弟弟提奥和认识不久的画家高更。然而这不能减缓梵高的忧郁症,这不过是一点精神慰藉。他的精神终于不堪忍受当时的环境而崩溃,梵高用利器威胁朋友高更,高更为此逃走。他又割下自己的耳朵送给一个妓女。精神病院的前期与后期是梵高艺术创作的颠峰,《向日葵》、《高更的椅子》、《画家的房间》、《星夜》《缠绷带的自画像》等作品,都表达了画家艺术生活中的悲情与渴望。利用色彩来表现个人主体,而不只是表象的事物,是梵高与早期印象派分开的起因。梵高真正的在绘画艺术中显现出艺术家独立的姿态。
在传统的文学与艺术史里,发现是文艺史学中重述的要素。文人和艺术家们的生前与死后就是撰写文学与艺术史中的分水岭。为什么只有在文人与艺术家们死后,才能够从中认识其中的艺术价值?是什么造成了文学艺术与世俗社会的隔膜?文学与艺术或许,这是许多文艺史家们所需要思考的——象梵高生前那样的思考!虽然,史有前鉴,但这种文学与艺术史上的发现依然重演。生活在欧洲二十世纪的作家卡夫卡就是其中个案。
死后梵高的名字已然是更替了“艺术价值”的名词。这对于梵高生前只买过一幅价值四百法郎的画来说是多么大的讽刺。不论人们怎样以借用世俗手段,以昂贵的价格买走梵高的忧郁,都使我们需要记住的是,梵高早在古匹尔画廊做店员时就已经愤怒地斥责道:“商业就是有组织的偷窃。”
关键词:
  •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查看所有评论
  • 表情:
  • 评价:
  • 匿名发表 登录 | 注册
  •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