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名人 > 名人故事 >

战士不愿“红军改名”贺龙:名改心不变

来源: 发布者: 时间:2009-09-28 12:03
  从庄里镇出发

  1936年12月,中国工农红军第二方面军经过长途跋涉后进驻陕西省富平县庄里镇。红军官兵所到之处纪律严明,公买公卖,不拿百姓一针一线,很得民心。

  当时,红二方面军总指挥贺龙就住在庄里镇大南巷北段东侧张家大院的红军司令部里。贺龙很关心青年学生的成长,常由庄里镇的开明人士胡景瑗陪同,到立诚学校(胡景翼创办,习仲勋等我党我军老一辈革命家曾在此就读)和师生畅谈救亡图存的道理。

  初到庄里镇,红二方面军就积极组织宣传队在街头刷写标语、演节目;与地方抗日救国会联合举办“民众俱乐部”,订购书刊报纸,提供各种棋类、乒乓球及乐器等,供群众学习和娱乐;为帮助吸食鸦片的人解除痛苦,主动和地方联系开办戒烟所,免费为烟民戒烟,使数百名烟民摆脱了困境。这一系列得民心的举动使红二方面军官兵与庄里镇人民建立了深厚的鱼水情谊,后来,当红二方面军给养不济时,胡景瑗带头为红军筹集粮食,庄里镇人民也积极响应,不几日,便筹得军粮数万斤。 

  抗战爆发后,驻扎庄里镇的红二方面军与红27、红28军等部,奉命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第一二○师。红军改编,许多干部、战士想不通,尤其是对“红军改名”和“穿国民党军服”、“戴国民党帽徽”意见最大。思想上不能接受红军的红五星换成“白军”的青天白日十二角星。他们说,过去我们戴着红帽徽为穷人闹翻身,国民党军队打了我们多少年,如今却要摘下红五星,换上他们的帽徽,不理解,为此,有人甚至离开了部队。

  面对这种情况,贺龙非常着急。一次,他来到一个连队。代理连长向他汇报说:“大家就是不愿意改名。国共合作,全民族抗日是可以的,但是为什么要红军改名呢?红军一改名,不就成了白军了吗?想不通。”贺龙听了以后说:“是啊,现在的问题就是不愿红军改名,连我贺龙也不愿红军改名!”随后,他转身问陪他来的团长:“我看你这个团长也不愿红军改名哩。是吗?”团长不好意思地点点头。贺龙严肃地说:“同志们,这可不行啊,为了全民族的利益,实现国共两党合作,团结一致共同抗日,使中国人民不当亡国奴,红军就得改名。红军不改名,蒋介石就不肯抗日。红军是名改心不变,一颗红心为人民嘛。红军改了名,还是党中央、毛主席、朱总指挥领导。红军改名,是党中央的决策,全体红军战士、共产党员,必须无条件服从。我,贺龙,就无条件服从。”贺龙这番话打开了干部们的心扉,连长当即表示:“名改心不变,我们通了。”贺龙高兴地说:“好嘛,蛇无头不走,鸟无翅不飞。你们想通了,就好给战士们做工作喽。”

  9月2日,一二○师在庄里镇永安村举行抗日誓师大会,朱德在会上说:“毛主席说了,红军改编,统一番号是可以的,但是,有一条不能变,就是一定要在共产党的绝对领导之下。”朱德这番话引起了阵阵掌声。随后,贺龙发言,他说:“为了国家与民族的生存,共同对付日本帝国主义,我愿带头穿国民政府发的衣服,戴青天白日帽徽,和国民党部队统一番号。这样,看起来我们的外表是白的,但我们的心却是红的,永远是红的。”贺龙的话在官兵中引起了十分强烈的反响,“白皮红心”的经典论述也使大家在思想上和行动上都接受了党中央一致抗日的命令。

  同日,贺龙、萧克、关向应发布渡河命令:“明日起分6天向韩城芝川镇前进,由芝川镇渡河,到侯马待命。”次日,全副武装的一二○师官兵雄赳赳气昂昂地列队从庄里镇东城门出发向东开去,街道两边,庄里镇群众以锣鼓开道,抬着猪、羊等慰问品,欢送官兵们东进抗日,同时,父送子、妻送夫,一批英勇的庄里镇子弟也踊跃入伍随同部队一起东渡黄河参加抗日。9月9日,贺龙指挥一二○师师部、三五八旅、三五九旅(欠1个团)及教导团共8227人乘船渡过黄河,开始抗击日本侵略者的崭新历程。

  从庄里镇出发,东渡黄河去打日本鬼子;从庄里镇出发,扛起责任去解救受难的同胞;从庄里镇出发,热血男儿去收复沦陷的国土……作为抗日起点的庄里镇,注定和那段荡气回肠的历史一起被载入史册。

  王为君 高满航 
关键词:
  •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查看所有评论
  • 表情:
  • 评价:
  • 匿名发表 登录 | 注册
  •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