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名人 > 名人资讯 > 名人视角 > 名人轶事 >

风范长存 光照千秋----彭德怀元帅的故土情�

来源: 发布者: 时间:2009-09-28 12:11
  题记:开国元帅彭德怀,1898年10月24日出生在湘潭县乌石寨彭家围子一个农民家庭。元帅戎马一生,南征北战,但却忘不了生他养他的这片土地。新中国成立后,他多次回乌石调查研究。他在调查研究中所表现出来的思想风范和高尚情操,令家乡人民记忆犹新,难以忘怀。今年是彭德怀元帅110周年诞辰,我们特约请中共湘潭县委书记陈忠红讲述元帅在家乡调查的几个故事,以飨读者。

  “说假话,一害自己二害国家,没有一点好处”

  新中国建国后,彭德怀元帅曾两次回家乡调查研究。

  第一次是1958年12月。那正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大跃进年代,全国各地浮夸盛行,“卫星”满天飞,湖南一些地方还出现了亩产稻谷6万多斤、红薯50多万斤的“高产典型”。彭总下车伊始就发现农村放“卫星”有多浮夸,一边是亩产几千上万斤,一边是社员饿肚子。家乡的公社书记向他汇报说粮食丰收,亩产1600多斤,平均亩产900斤的大队有不少,全社大概增产几十万斤。但是社员背后跟他讲真话:600斤还差。他说:“真正有600斤还是高产了。应该实事求是,产多少报多少。”

  为了不轻信汇报,尊重事实,他和干部们冒着冬寒,亲自下田,拔起禾蔸,一根一根地数,然后据此推算产量。元帅拿着一棵禾蔸说:“禾蔸咯样小,根又咯样浅,可见禾不蛮好,会有900斤一亩吗?”说完,元帅看了一眼跟在自己身边的几个干部,语气有些严厉地说:“同志们啊,说假话,一害自己二害国家,没有一点好处。说假话这股风不刹住,一害人民二害党。”为了教育干部,元帅回京后立即给乌石大队负责人写信,反复告诫“今后须特别注意实事求是,不要虚假。只有讲真话,对一切事物采取老实态度,才主动而不被动。”他这刻骨铭心的警语,在那浮夸盛行的年代,给人们敲响了警钟。

  1961年冬,彭德怀再次回到家乡作农村调查,在家接待了2000多位来访干部群众,并先后到湘潭县的3个区7个公社10多个大队,进行了深入细致的调查。面对农村中存在的问题,他依然实事求是,敢说敢为。他说:“现在农村发生饥荒,水肿病人那么多,还有那么多人家炉锅吊起做钟打,耕牛也很少,宰了很多,一些人不敢讲实话真话,我看今后还得讲实话真话。”并写了六个调查材料如实向中央反映情况。

  “不要去搞那个形式”

  不搞形式主义是彭德怀同志的一贯作风。元帅在乌石搞调查时,看到乌石学校八九岁、十几岁的小学生也大搞集中居住,集体开餐,而大锅菜里清汤寡水,没几点油星,学生伢儿们一个个面黄肌瘦,他心痛不已,立即对陪同调查的省委第一书记周小舟说:“十来岁的孩子多么需要父母的抚爱啊!还是让他们回家吃饭、睡觉去吧,在家里,爹娘带得好些,不要去搞那个形式。”

  遵照彭德怀同志的指示,不久全省各地小学生便分散回家住了。

  元帅对大炼钢铁中搞大兵团作战也十分反感。他认为在生产上任意把群众按军队建制组织起来搞大兵团作战,表面上轰轰烈烈,实际上窝工浪费,是超越现阶段条件不讲科学的蛮干。因此,他走一路讲一路:“不要去搞那个形式。”

  一次,在鹤岭锰矿小招待所,彭德怀与省委书记处书记华国锋一行人共进午餐。他见席上摆着一盆咸蛋,红、黄的蛋心组成了一幅太极图,煞是好看,就一边用筷子搅乱,一边说:“要搞这个干什么?只看各位选哪个好吃,随心所爱。形式主义、花架子,会劳民伤财嘛!”

  一席人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不从实际出发,就是胡闹了”

  “大跃进”期间,彭德怀到乌石调查考察大炼钢铁的情况,公社负责人喜气洋洋地向他汇报:您的家乡----乌石,已经建了100多个炼铁炉,炼出了640多吨铁。

  元帅听后十分惊讶,便详细询问了炼铁的劳力组织、原料、矿石、燃料、技术等方面的情况。公社干部告诉他:劳动力是全社统一调配,所有男女劳力齐上阵,县里还从外地调来劳力支援;自己烧红砖建炉子;技术是边学边干;燃料靠砍伐树木烧木炭,不够时还拆了社员一部分房子的木料。

  彭德怀听后带着疑惑的口吻问:炼一吨铁要花多少成本?干部们回答:“为了保‘钢铁元帅’升帐,我们是不惜代价的,没有算过账,也算不出来。”他当场数着指头同大家粗略一算,土法炼一吨铁要比正规钢铁厂多花十几倍甚至几十倍的代价,而且炼出来的那些铁根本不能用。

  见此情况,元帅心情沉重。他略沉思了一会儿,然后语重心长地对大家说:“搞社会主义建设,不能用政治挂帅来否定经济法则和科学规律,也不能用它来代替经济工作中的具体措施呀!”“农村是要搞工业,但如果不从实际出发,就是胡闹了。照这种办法炼铁,是‘黄瓜打锣,丢了一长截’,用文雅的话说是得不偿失。”

  元帅看到由于大炼钢铁,大片森林被砍伐,生态平衡遭破坏,心里更是有气。他对在场的干部说:“你们炼钢铁又没得煤,全靠木炭,一下子把山上的树都砍光了,农民怎么生存哟!”

  最后,元帅与乌石大队干部“约法三章”:“今后再不准搞瞎指挥、浮夸、说假话,再不准强迫命令、打人骂人、罚口粮、拆社员房屋、乱伐山林”。

  “共产党吃了人民的饭,就要为人民做事,替人民说话”

  1961年冬,彭德怀元帅第二次回故乡调查时,发现农村缺粮问题十分普遍,不少人以米糠充饥、野菜填肚。细究根底,重要原因之一就是政府征了过头粮。他在湘潭县陈蒲、鹤岭大队调查时,了解到社员一年人均只有三四百斤稻谷口粮,折算成大米才200多斤。他饱含深情地对一位大队支部书记说:“三四百斤不够呀!社员在田里日夜搞,不吃饱,人受不住,会不会死?水肿病也会发展。人均要吃到600斤,劳力要吃到800斤,才能坚持生产。”

  当时,国务院规定征粮标准最高不超过10%,但下面普遍超征,多的达百分之二十几。这样一来,留给社员的就少了。那些夸大产量的地方情况更甚。彭德怀听到这些情况后,立即叫身边一位同志写报告,向财政部、粮食部反映情况。这位同志因被“反右倾”搞怕了,面有难色。元帅却毅然说:“你写吧,我来送,情况是实实在在的嘛。共产党吃了人民的饭,就要为人民做事,替人民说话!”

  说到这里,元帅又对在场的基层干部说:“当干部的,工作要深入,作风要朴实,要关心社员的生活和疾苦,不要当干部老爷,要当群众的勤务员。”

  “都是人民,没有什么不同!”

  1961年12月,彭德怀在湘潭县响塘地区工矿、农村作了12天的调查。

  一天,在鹤岭大队,他和工作人员来到黎家墓庐屋前坪,佃中农出身的黎家老爹见有人来,忙从堂屋里迎了出来。他走向前问道:“老人家贵姓?”黎老爹满面春风地说:“我姓黎。”他风趣地说:“好哇,你姓黎,我姓罗,我和你驴骡不分,都是一家人。”

  彭德怀元帅当时说自己姓罗,主要是怕惊动群众。

  他走进黎家,一间间房,一件件器皿,看了又看,问了又问,和黎家老爹的话匣子越拉越开。谈扯间,黎家老爹忽然问道:“外面都在说,我们的彭元帅进了乡,各位晓不晓得?”

  彭德怀见黎老爹说到了这个份上,便亮明了自己的身份:“老爹,我就是彭德怀。元帅进了乡,不也是和大家一样嘛!”说着,他向围观的群众扫了一眼,接着说:“普普通通的嘛,都是人民,没有什么不同!”在乡亲们惊喜的目光中,元帅就这样和乡亲们谈扯开了。

  彭德怀在响水调查期间,住在锰矿招待所。招待所里有一位叫朱顺华的女服务员,不大方,怕见大首长。他主动与小朱攀谈,问这问那,打消了她的畏惧心理。离所前,为感谢小朱,他把曾在抗美援朝作战中用过的一支钢笔和新买的一双袜子送给她留作纪念。

关键词:
  •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查看所有评论
  • 表情:
  • 评价:
  • 匿名发表 登录 | 注册
  •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