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名人 > 名人资讯 > 名人视角 > 名人轶事 >

革命女杰蔡畅:邓小平证婚一家四位中央委员

来源: 发布者: 时间:2009-09-28 12:11
  中新网6月4日电蔡畅是著名的妇女运动的先驱,她传奇的革命生涯为人称道,她与李富春的爱情更因邓小平的见证增添了一层神秘色彩。凤凰卫视日前的一期《风范大国民》就走近这位传奇女性,让我们重新领略了“世界上最出色的女革命家和最完美的女性”的风采。

  邓小平见证蔡畅和李富春结为“革命夫妻”

  马鼎盛:蔡畅一家是典型的革命家庭,哥哥蔡和森、嫂子向警予都是中共早期著名的领袖,蔡畅和李富春更是“革命夫妻”。当年在一次留法学生聚会中,李富春对手捧传单的蔡畅一见钟情,毫不犹豫地提出要送蔡畅回家。蔡畅的母亲葛健豪老太太也很喜欢这个朴实的小同乡,请他吃家乡辣子拌面。还有一次,在北洋政府驻法公使馆门前,蔡和森和周恩来、向警予带同学们示威,追讨留法学生的生活费。这位陈公使却召来法国巡警镇压。李富春为救蔡畅被巡警打倒在地,他们在战斗击掌结为“同盟”。不久,在小老弟邓小平的祝福下,蔡畅和李富春结为革命伴侣。

  解说:李富春是湖南省长沙人,曾担任中共旅欧总支部领导人之一。

  滕叙兖(历史学者):李富春比蔡畅小几天,蔡畅是4月份生的,李富春是五月份生的,他俩同年,都是1900年生的,又是老乡,李富春是长沙人,李富春这个小伙子当然是蛮好的,他们在一起活动就认识了,有了感情。

  滕叙兖:母亲看上了李富春,稳重、老成,人又聪明,所以他俩就自然而然就好了。1923年,也就在蔡畅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的这一年,他俩就结婚了。

  滕叙兖:他俩是法国留学回来的,受法国的教育,所以蔡畅和李富春身上有明显的中西方文化的气质,融会贯通得非常好,就像周恩来和邓颖超,李富春和蔡畅两人也非常好,在党内有名的故事就是夫妻见面要拥抱接吻,谁都知道,有时候在中南海散步,邓小平见面开玩笑,大哥大姐行个洋礼,没问题,当着大家的面就拥抱接吻,叫洋礼,他们是很真诚,真诚的夫妻恩爱一直保持到老。

  “大家长”母亲中国上第一个赴欧留学的“小脚老太”

  马鼎盛:蔡畅是晚清名臣曾国藩之后,她的母亲葛健豪有坚强的个性。1913年,接受革命思想的老母亲卖尽家产,带着儿子蔡和森、女儿蔡畅姐妹一起进学校求学。后来葛健豪乡办学校并自任校长。为节约开支,蔡畅转到母亲的学校读书,兼教音乐、体育课。十三四岁的蔡畅上音乐课时,要站上板凳,后排学生才看得到她。不久,信奉“三从四德”的父亲蔡蓉峰反对蔡畅上学读书。他收下财主家500元大洋聘礼,将蔡畅许配给人做小媳妇。葛健豪极为愤慨,暗里帮助女儿逃婚长沙,考入周南女校音乐体育专修科。

  解说:葛健豪16岁结婚,生了三儿两女,葛健豪的丈夫不务正业、游手好闲,葛健豪对他十分失望,一心将儿女培养成才。因为她先后带出了4个中共中央委员,毛泽东称她是“大家长”。

  滕叙兖:五四运动爆发以后,1919年,葛健豪老太太借了600大洋跟曾国藩的一个亲戚、孙女婿借的,作盘缠,正好湖南有个风潮到法国去留学,他们是第12批,全家人一块上了船,经过印度洋、苏伊士运河、地中海到法国,这样一个事情在当时非常轰动的,当时两人个老人葛健豪、徐特立到法国留学,她已经54岁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裹小脚的女人到法国勤工俭学,历史上没有的。

  解说:湖南《大公报》刊登文章,称赞葛健豪的这一举动,是吾湘一点生机。

  解说:在法国,除了学习法语,葛健豪还做刺绣,以赚取生活费用,受儿女们的影响,她很快接受了马克思主义,不仅极力赞同蔡和森关于正式建立一个中国共产党和无产阶级专政的主张,而且积极参加蔡和森、周恩来、邓小平等在法国发起的“二八”运动,和进驻里昂中法大学等革命斗争,直到儿、媳归国,蔡畅、李富春夫妇到莫斯科后,她才携带一岁半的外孙女李特特回国。

  外冷里热中国孩子的好妈妈

  马鼎盛:蔡畅结婚不久怀孕了,她很喜欢孩子,但害怕革命造反的环境会有不测。考虑再三,蔡畅决定做人工流产。可是法国禁止堕胎。母亲葛健豪却喜出望外,宁愿放弃工作也要抚养外孙。在母亲和李富春极力劝阻下,孩子终于生下来了。蔡畅两口子觉得女儿是在特殊条件下出世的,于是起名“特特”,表示为革命奋斗终生的决心,蔡畅在产床上便做了结扎手术。

  滕叙兖:1924年年初出生,后来不久接党组织指示,李富春两口子就到苏联去读书去了,孩子就扔给妈妈。

  解说:若干年过去了,从苏联学成归来的蔡畅与李富春,与国民党反动派白色恐怖进行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斗争。

  滕叙兖:在上海是很艰苦的一段历史,非常危险,地下工作,地下党在白色恐怖下,说死就死,说掉头就掉头,蔡畅和李富春在上海化妆成富商,穿得很漂亮,但是光两个人的家庭,国民党容易看出漏洞,就必须把老太太和孩子接过来组成和谐大家庭,有老有少,三代和和气气,敌人不易怀疑。

  解说:为了保护地下组织的安全,一家人随时都准备着为革命献出自己的生命,连年幼的女儿也参加了与叛徒斗争的行列。

  滕叙兖:小孩不明白,妈妈就教她,她当时怕孩子乱说话,老搬家、改姓,小孩说我姓李,干嘛改姓,妈妈严厉,大人怎么讲就怎么说,出去办事带孩子,国民党特务跟踪,叫“尾巴”,第一次姥姥带她出去,姥姥说,你后面有尾巴吗?李特特“尾巴”,拿小手摸摸屁股,没有尾巴,姥姥笑,尾巴是别人跟着你叫尾巴,不是你自己长尾巴。

  解说:1938年,中共中央将一些烈士遗孤和领导干部的子女送往莫斯科伊万诺沃国际儿童院,李特特也在其中。

  滕叙兖:后来特特跟妈妈见面说,妈妈你不爱我,蔡畅吃惊,我怎么不爱你了,你什么时候跟我亲热过,你跟我总是冷冷的,忙得,从小到大你没管过我。蔡畅说你得理解我,革命年代就是这样子,为了革命多少人把孩子仍掉了。她说中国人性格像个热水瓶,里面热外面冷,特特说,我感觉你就是个冰冷的外壳,蔡畅就说,孩子你要想明白,我不是你一个人的妈妈,我是很多孩子的妈妈,我是爱你的。

  马鼎盛: 1975年初,李富春积劳成疾病逝。痛失爱侣的蔡畅暮年只能沉浸在往日情感的思念中。据身边工作人员说,蔡畅酷爱《长征组歌》,百听不厌,往往动情落泪。1990年9月11日凌晨,蔡畅在舒缓的《东方红》乐曲声中,给自己70年的革命生涯划上句号。
关键词:
  •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查看所有评论
  • 表情:
  • 评价:
  • 匿名发表 登录 | 注册
  •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