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名人 > 品味名人 > 名人时尚 >

中国刺绣 挖掘被时光沉淀的奇葩

来源:时尚网 发布者:zjc1978 时间:2009-09-29 14:26
 历史悠久,题材广泛的中国刺绣以风格独特、色彩瑰丽、针法多样、绣工精致而闻名,并以其独特的民族特色和地域特色成为中国乃至世界的文化艺术瑰宝。18世纪的欧洲贵族以穿上中国丝质长袍参加宴会而引为荣耀,而在今天世界的舞台上,刺绣昔日的光辉不再。很长一段时间内几乎销声匿迹,被掩埋于历史的残垣下,退出潮流的舞台。而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时装设计师致力于挽救中国刺绣,使之得以传承,必然唤醒沉睡的传统工艺,百年刺绣,博大精深,是国人不应丢弃的文化财富。BAZAAR隆重介绍的两位中国时装设计师,将传承刺绣工艺作为毕生的事业,以他们的极大热忱,对中国传统工艺推崇革新,让中国刺绣重新回到世界舞台上,为刺绣工艺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做出贡献,让世界时装掀起中国风,邀世人一起享受这场中国式的无与伦比的华服盛宴。

马青:红色刺绣旗袍郭培玫瑰坊
黑色皮质长靴 Louis Vuitton
张静:针织印染旗袍 TANGY Collection
粉色刺绣棉外套 郭培 玫瑰坊
黑色及膝中靴 Louis Vuitton

  中国刺绣,是一部属于女性、献给女性的历史。但富有戏剧性的是,堪称苏绣、蜀绣、湘绣、粤绣这四大名绣之鼻祖的“顾绣”,溯其源头,却是来自一个男人的艺术情怀。“顾绣”之“顾”,指的是晚明望族顾名世。
  史书记载,顾名世是嘉靖三十八年的进士,官至尚宝司丞—论品级,这并非极品,但却是掌管皇室收藏的显贵职位。晚年,顾名世退居松江,也就是今天的上海,并在那里建了一座名叫“露香园”的花园,供自己与家人怡享天年。
  顾名世一生阅尽皇家珍宝,耳濡目染,锻炼出极高的眼界和修养,晚年生活,也多以谈书论画为乐。虽然没有史书明写,但根据当年故事,我们大体可以想像,顾家的“露香园”与《红楼梦》中的荣国府一般热闹,女眷不仅多,且皆有奇才。她们在顾名世的倡导下,以针代笔,将书法绘画与刺绣相融合,创造出多种可以模仿绘画技巧的针法。

  其中的第一位佼佼者是顾名世长子顾汇海之妾——缪瑞云。缪瑞云未出嫁时,已经掌握了一手刺绣的好针法,有史家认为,她曾师从名门,获得过宋代宫廷刺绣技法的传授。嫁入顾家后,缪瑞云又见到了许多家族收藏的名家字画,并倾听了顾家亲友对于这些字画的鉴赏评点,使得她在原有的刺绣工艺之上,又增添了对书画技法和艺术形象的品位。她的刺绣,在配色、针法和构图上,都有独到之处。

  当时有人在文章中这样描述缪瑞云的刺绣:“其劈丝细过于发,而针如毫,配色则有秘传,故能点染成文,不特翎毛花卉巧夺天工,而山水人物无不逼肖活现。”
  而真正将顾绣带入大成境界的,则是顾名世的孙媳,韩希孟。

#p#分页标题#e#

老绣工全神贯注于自己的牡丹作品

  Shiatzy Chen的刺绣成衣上,花瓣与花枝运用了“参针绣”技法,交错甚至重叠的绣线,水波则运用了“搓纱绣”技法,让图案更加灵动。

#p#分页标题#e#

  在2005年的中国丝织艺术品拍卖会上,一件八开的”韩希孟花鸟册页”拍得165万元人民币,而另一幅顾绣针法的“群仙祝寿图”则拍得77万元人民币。
  事实上,存世至今的“露香园顾绣”不到200幅,且大多珍藏于各国各地的博物馆,很少流入民间。在缪瑞云、韩希孟的生活中,“顾绣”只为陶冶情操、妆点生活,作品大多为自家珍藏,或者馈赠亲友。一幅绣画,往往耗时数月甚至数年,是真正可遇而不可求的“奢侈品”。
  而”顾绣“之名传入民间,广为豪门巨室所追逐推崇,乃至开启了日后的中国四大名绣,却是源于顾家的衰败。明末政治动荡,社会变乱,顾家的富庶也一去不复返,昔日高朋满座的“露香园”,到了清初,只剩下“古石二三,池水亩许”。顾名世的曾孙女顾玉兰,24岁守寡,家境清贫,为了抚养幼子,她决定开堂授课,传授顾绣针法。

#p#分页标题#e#

苏绣传统针法之一的打籽绣 郭培玫瑰坊

  清代嘉庆年间的《松江府志》记载:顾玉兰开办顾绣学堂之后,附近的女性都来学习,这些学生所绣制的作品,许多流入绣庄,成为达官显贵们争相抢购的珍品,“顾绣”的商业价值终于得到了体现,“顾绣”的名声也在几十年间传遍天下,几乎成为刺绣作品的代名词。
  道光年间,一个叫做丁佩的松江女子,又为顾绣做出了新的贡献。她热爱刺绣,又精通绘画,同时,具有极高的文字表达能力,将顾绣传授中许多手口相传、甚至是“只能意会不可言传”的经验和规律用文字固定下来,著成《绣谱》一书,使顾绣的工艺传承突破了长江中下游的地理局限,为日后蜀绣、粤绣、湘绣、苏绣的崛起提供了重要的理论基础。

#p#分页标题#e#

 到了十九世纪末,苏州又出现一位被称为“针神”的女子。“针神”沈雪芝,十六七岁时便是苏州远近闻名的刺绣能手,她与出身世家、擅长书画的丈夫余觉,效仿当年韩希孟夫妇,以家中名画为蓝本,绣制艺术作品。
  光绪三十年,慈禧太后庆祝七十大寿,各地都要进献寿礼。沈雪芝夫妇在朋友们的建议下,决定以刺绣的寿屏作为礼物。他们以家藏名画《八仙上寿图》和《无量寿佛图》为蓝本,耗时半年多,绣成四幅寿屏。慈禧太后收到礼物后,大为赞赏,亲笔写下“福”、“寿”二字,分赐余觉和沈雪芝,自此,沈雪芝改名为沈寿。
  1911年,清王朝覆灭。再度动荡的社会,又打碎了许多闺阁生活的平静,从西洋舶来的平价棉制品及印染技术,也对中国的民族手工艺造成了沉重的打击。在这种情况下,费工耗时的刺绣逐渐曲高和寡,面临后继无人的危机。

玫瑰坊的刺绣品,一朵花瓣至少要用8种颜色绣成,每个叶子要绣50针。

  以六分之一股的丝线,将图案绣在透明的轻绡上,再按照中国传统手工技法缝制成的玫瑰坊旗袍。

  1914年,“状元实业家”张謇在江苏南通创立了“女红传习所”,邀请沈寿担任所长兼教习。传习所设有速成班、普通班、美术班和研究班,按学生兴趣及实际工作的需要教授不同层次的绣法与工艺,第一期招生20多人,以后逐年增加。
  沈寿在教学方法上亦独树一帜,她注重“外师造化”,以对自然的观察培养学生的艺术修养。绣花卉,她让学生把一朵鲜花插在绣架上,一边看一边绣,类似于西洋画中的写生;绣人物,她则要求在眼睛中透露出人物的精气神。

#p#分页标题#e#

  在南通授课8年之后,沈寿积劳成疾,沉疴难起。张謇在为她延请名医治病的同时,又在沈寿的口述帮助下,将她的刺绣经验整理成书,写成《雪宦绣谱》。在序言中,张謇写道:“积数月而成此谱,且复问,且加审,且易稿,如是者再三,无一字不自謇书,实无一语不自寿出也。”
  1921年,48岁的沈寿病逝。在此之前的80年,上海“露香园”早已在一场大火中夷为平地。昔日始于豪门的闺阁绝艺,终于在时势造化带领下,一步步走出庭院深深,流入民间,化作沧海遗珠。

 

  韩希孟出身于书香世家,不但精于刺绣,并且会画,尤其擅长工笔山水花卉,在娘家时就负有盛名,被当地人称为“才女”。她的丈夫顾寿潜,师从明代著名画家、松江画派的代表人物董其昌,也是一位能诗善画的翩翩佳公子。
  韩希孟与顾寿潜的婚姻,无论在哪个时代看来,都是一段令人羡慕的生活:在外,顾家正当鼎盛,起居奢华,衣食无忧;在内,夫妇二人志趣相投,不但诗画相和,并且一同致力于顾绣的发展和创新。他们在刺绣常用的丝线之外,又富有创意地增添了羽毛、麻、绒等特殊材质,使绣出来的画面更有质感和层次;而在绘画中所炼就的高超的补色技巧,使得韩希孟的刺绣可以用丝线代替笔墨,在绣品上展现出自然、均匀的晕染效果,达到“不是写生画,胜似写生画”的境界。
  如今,北京故宫博物院还珍藏着一册韩希孟刺绣的《宋元名迹》,一册八图,以宋元名画为蓝本,每图模仿一位名家的笔法,堪称绝品。日本正仓院则珍藏着一幅韩希孟绣制的《弥勒佛》像,全部以头发丝绣成,对刺绣者的针法和布色技巧有极高的要求,是更加珍贵难得的藏品。

 

关键词:
  •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查看所有评论
  • 表情:
  • 评价:
  • 匿名发表 登录 | 注册
  •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